浅浅下载,浅浅应用下载

“馨儿,你就非得全是刺不可?”

夏奈儿给了个白眼,她会变成这样,还不是拜他们所赐?

难道要她被欺负了还像小媳妇一样软言软语地给好脸色?

苏世捷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口气而生气,勾起一抹笑道:“也对,我从未见过不带刺的玫瑰。”

他的手抚摸她的头发,被她打飞很远。

“馨儿,没有不舒服,怎么这么早就醒了。”

“这多亏了温小姐的功劳。”

夏奈儿讽刺地笑笑,起身进了卫生间。

一会儿她出来后,见苏世捷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,正在往身上穿最后一件外套——

他的卧室自带卫生间、浴室。卫生间和浴室有相连的门,但又有独立的门。

听到卫生间打开的声音,苏世捷微微回头:“困的话,再睡会?”

夏奈儿洗漱完毕了,困意全消,哪里还睡得着?

清新的空气诱惑

想起昨晚睡之前没有洗澡,拿了衣服,走进浴室。

等她洗好出来,苏世捷居然还在,坐在窗子旁的椅子上,像是在等她。

夏奈儿看了看时钟,这个点一般他都吃完早点出发了,通常六点半之前他就会离开苏宅。浅浅下载,浅浅应用下载

“找我有事么?”

夏奈儿以为苏世捷等着她,要跟他谈宝宝的事。

但苏世捷什么话都没有说,只是站起身,走过来,把她有点褶皱的衣领抚平,又捋了捋她额前散落的刘海,细细端详了她一阵:

“既然起了,就下去吃点早饭吧。”

夏奈儿只想他快些走,一分钟也不想跟他多呆,所以拒绝了这个提议。

可是她不答应,苏世捷就一直不走。

而且看这情况,他好像有留下来不去上班的趋势?

夏奈儿只得答应道:“你先下去吧,我马上就来。”

“我等你。”

夏奈儿听着合上的门,莫名其妙地站在原地。

从昨晚开始,苏世捷就变得莫名其妙……

他为什么突然又好像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,待她如同以前?

是因为孩子吗?不会,他都说过他并不在意孩子?那是因为什么……?

也许,他只是又心血来潮了,想逗逗她这只宠物。

想到这,夏奈儿冰冷地翘了翘嘴角。

休想!她再也不要被他拿在掌心里耍着玩了!

夏奈儿想起什么,走到旁边的抽屉里,拿起一张门卡。

这一次离开,她可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工作,不能再像上次那样贸贸然了。

就在这时,敲门声响起,李婶的声音响在门外:

“少奶奶,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少爷特意吩咐我们为你做的,是你最喜欢喝的燕麦粥……少爷正在等你早餐呢。”

夏奈儿答应着,收拾了一会就下去了,见温婉柔也在。

她刚走到餐桌边,那温婉柔就把一个杯子放到她面前,这意思,是要夏奈儿为她倒咖啡。

前几天,夏奈儿因为有把柄被温婉柔抓着,都会照着温婉柔的指令行事。

苏世捷每次见了,都仿佛没有看到一样。

不过今天,他微微一咳:“坐。”

居然替夏奈儿解围了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