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V. 软件破解版

  听到苏离炫的声音,夏奈儿几乎是立刻拔下针下地。

   苏离炫含笑地转过脸看她,这女人一脸戒备地看着他,黑亮的眼四处张望着。

   苏离炫冷笑,她才生了孩子,谁能碰她?

   不过,不能碰不代表不能伪造证据么。

   夏奈儿昏迷中完全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,她只知道自己衣物是完整的。

   “夏小姐这要走了么?”

   “谢谢王先生的招待,但是时间太晚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夏奈儿看到窗外已夜的天色,心念着夏天。

   苏离炫端着酒杯跟上来:“现在还不算太晚,你可以留下来吃过晚饭再走。”

   “不用了我……”

   “这是我的邀请,你要拒绝么?”

   “王先生,你的邀请是我的荣幸,但是——”

   “吃过晚饭,我会派人送你回去。”苏离炫淡淡地道,“正好,我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要跟你谈谈的。”

  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

   “王先生,我们在合约里不是说好了,工作以外的事件不谈公事?”

   “合约里也写得很清楚,你绝不会迟到早退……”

   “今天是意外。”

   “另外,合约里没有假期,我格外通融。夏小姐难道要按照合约一板一眼地行事?”苏离炫就不信了,留这女人吃一餐饭都这么难。

   夏奈儿咬了咬唇,边朝前走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,8点多了。

   医院9点的门禁,现在赶回去也进不去……

   她的脚步不由得就放慢了,有些丧气地道:“那好吧,谢谢王先生的好意。”

   夏奈儿已经没有下午那么煎熬难受,想必是药水有一些作用,探着额头高也没有那么烧了。

   只是她还是有些恍惚,下楼的时候腿有些打飘。

   苏离炫走到她身旁,单手搂住她的腰:“从这里摔下去的话,没人能救得了你。”

   在这时,一台摄像机在暗处抓拍到这一幕。

   夏奈儿的腰被握住,下意识转过脸看着苏离炫,苏离炫亦看着她,好像十分亲密。

   下一刻,夏奈儿推开他道:“王先生,我宁愿从这里摔下去,也不希望你再过来扶我。”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个人原因。”

   苏离炫不介意地笑了笑,入餐桌,准备的食物很丰盛。夏奈儿已经饿得快虚脱了,早上就吃了一点米粥就随着夏母匆匆赶去公墓,之后滴水未进,倒是淋出一身的病。

   苏离炫拉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下。

   那么长的餐桌,那么多的椅子,他偏偏挑她身旁坐下。

   夏奈儿有些介意,可这毕竟是别人家里:“我可以开始用餐了么?”

   “请便。AV. 软件破解版”

   夏奈儿低下头切东西吃,长发落下去,苏离炫伸手将她头发拨开问:“要不要让佣人拿个夹子给你?”

   暗处的摄像机又精准抓拍。

   “不用那么麻烦。”

   “掉在餐盘里,我不认为这样会干净。”

   夏奈儿拢住自己的头发,深怕苏离炫会再来碰一下那警惕的样子。

   苏离炫心情特别愉快。人就是很奇怪的生物,越是不让做的事,越逆反地想做…………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