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似月光宝盒的直播

  西门龙霆抱起她放到床上,拿过搁在床头柜上的素描本,翻开。

   景佳人目光还是冷漠平静的,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 “我找到了它,是不是宿命?”西门龙霆目光深沉,“你逃不掉的,景佳人,我们是命中注定的恋人。”

   “命中注定?”景佳人勾了下唇,却笑不出来。

   翻开第一页素描,那些映着她泪痕和爱意的画纸。

   西门龙霆凝视着她,回答道:“我不需要什么未来,你就是我的未来。”

   翻开第二页:

   “如果我笑了,一定是因为有你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第三页:“佳人,我一直都在,从没有离开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第四页……

   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

   景佳人猛地伸手抢过素描本,用力就撕掉了几张。

   西门龙霆红眸紧缩,猛地扼住她的手腕——

   景佳人死死地攥着素描本,只要他抢夺,素描本剩下的几张也会被撕毁。

   “放手!”

   “这是我画的,我想撕就撕。”景佳人一用力,又一张碎了。

   西门龙霆仿佛被撕开的是心,他狠厉地夺回来,就算撕了,他也能拼回来。

   景佳人疯狂地扑过来,要躲素描画。

   西门龙霆摁住她的肩膀,将素描本扔了出去……

   景佳人的身体被摁压在床上。

   她扭动了一下,瞬间又平静得一动不动。

   西门龙霆高大的身形俯视过来,眼盯着她的眼:“佳人,我们重新开始吧。”

   景佳人猛地伸出膝盖用力顶到他的小腹。

   他不闪也不避。

   她又一膝盖顶过来,再一膝盖……

   然后,手也打过去,一个耳光,两个耳光。

   景佳人心里压抑好久的委屈释放出来,她再不发泄,恐怕真的会得抑郁症了。

   “没力气么,那么轻。”西门龙霆垂下睫毛,“我还欠你48个耳光,今天打完了,恩怨一笔勾销?”

   “啪。”

   “我知道你舍不得用力打我。”

   “啪——!”

   “很好,就这么打,”西门龙霆笑了起来,“把你的怒气都发泄出来,发泄完了,我们和好如初。”

   景佳人的手蓦然一僵。和好如初?

   西门龙霆握着她的手:“怎么不打了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他抓着她的手打在自己的脸上:“我做错了,该打。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。”

   “西门少爷,如果我没记错,你昨天还派人换了药水,迫使整形手术失败……”

   “我想你来求我。”

   “我求过了,你给我的是屈辱和难堪。在法国你拍了那样的视频后,你要给冷麟天看!”

   “你们那么亲密,我很生气。”

   “是,你生气了就可以羞辱我,就可以草菅人命……”景佳人冷漠地看着他。

   冷麟天两次舍生救她,而西门龙霆置她于危难之中而不顾就算了,还当着她的面救了代生儿……

   她没有权利要求西门龙霆在跟她分手以后还对她多好,多恋恋不忘。

   至少不要这样羞辱她,陷害她……

   “我们怎么还可以和好如初?”景佳人苦笑,“冷麟天死了,我们要怎么去和好如初——!?”类似月光宝盒的直播